糖妻七七妻

賣萌30題(錫糖)

24、隐瞒着对你的感情等你上钩
閔玧其喜歡鄭號錫
雖然他嘴上總是說討厭
但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的出來他喜歡他,包括鄭號錫在內
一個對人如冰山的人,怎麼會主動問他累不累,餓不餓,甚至是強行拖者他出去踩街,對於一個懶的跟顆石頭般的閔玧其,是不會主動做這些的,除了對鄭號錫
然而這個小可愛一直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
「號錫哥,你不是喜歡玧其哥嗎?為什麼都沒有所行動呢?」
閔玧其正宅在作曲室的時候,其他團員們都聚集在客廳時,金泰亨提出了大家都有的疑問
「你們不覺得他在隱瞞自己感情,又想要別人主動告訴他我喜歡你的那個樣子,還有假裝對他生氣,他那不安的神情,不覺得很可愛嗎?」
鄭號錫笑咪咪的說
在場所有人都對鄭號錫的印象有所刷新
原來我們的小漂亮居然是個腹黑小惡魔,有點同情他們玧其哥了
幾天之後,閔玧其在凌晨帶了一堆宵夜到了工作室,他知道這個時間只有鄭號錫在,宵夜裡面有一大半都是他愛吃的
由於工作室的鑰匙閔玧其也有一把,沒敲門就把工作室的門打開,使得正認真填詞的鄭號錫嚇了一跳
「呀!哥!別每次沒敲門就進來啊,都說過幾次了!」
「工作室是共用的,有必要敲門嗎?」
又來了,閔玧其的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然後閉嘴吃宵夜」
閔玧其把剛才買的羊肉串,還有一些零食跟飲料都放在桌上
等閔玧其放好包包,脫完外套之後,兩人開始無聲的啃食宵夜
但鄭號錫突然的一句話,讓閔玧其口中的飲料差點噴出來
「呀,哥,你是不是喜歡我啊?」
鄭號錫停下手上的動作,看著閔玧其問
「誰,誰,誰他媽喜歡你啊!少自作多情了!」
臉都紅的快滴血了,還說沒有,這哥哥到底要可愛到什麼地步啊…
「那為什麼每次都只給我買宵夜,都沒幫弟弟們買呢?他們跟我抗議很久了」
鄭號錫在一次的問話下,閔玧其的臉又更紅了,鄭號錫也只是笑了笑,瞪大他的眼睛看著閔玧其
「我只是剛好要來工作室,而你又剛好在,所以就買了啊!」
還真是剛好啊…不得不說,玧其哥你的說謊技術真的很差
「那哥幹嘛臉紅呢?」
這句話問出來後,雙方都不出聲了,閔玧其把頭撇向一邊,不再看著鄭號錫,而鄭號錫則是像要把閔玧其盯出個洞似的,死命看著
「對啦對啦!我就是喜歡你,這樣你開心了嗎!」
僵持了十來分鐘,閔玧其還是底不過鄭號錫炙熱的目光,話一說完,就把自己埋入一旁的沙發抱枕裡
「那哥你幹嘛不早說呢?你知道我等你這句話等很久了呢…」
鄭號錫邊說邊把閔玧其從沙發裡撈出來,抱在懷裡
「我只是想等你自己上鉤啊!誰知道你那麼笨,還要等我告白!」
閔玧其越說越覺得害臊,轉身把臉埋進鄭號錫的胸膛
我的天阿……這哥怎麼能這麼可愛啊
「好啦,我的玧其,快把宵夜吃完,我們回宿舍休息吧」
「不要叫我玧其!我是你哥欸!給我叫哥!」
閔玧其用手肘撞了下鄭號錫,以示警告,但明顯一點用都沒有
「不要,現在我們是情侶,我是玧其的男朋友,我說的算」
說完,手又環著閔玧其的腰摟的更緊,這次閔玧其也沒反抗,只是小聲的罵了句髒話,就繼續肯他的羊肉串去了
啊…這哥已經可愛到無藥可救了啊…可愛這個詞,用在他身上真的不嫌多啊…
回到宿舍的隔天,兩人毫不保留的跟團員們公開戀情,大家一點驚訝的神情都沒有,閔玧其就覺得疑惑了
「你們難道都不驚訝嗎?!」
這時大家不知道到底該說早就知道了還是直接說他表現的太明顯,要是說了,這位哥哥肯定會炸毛
「玧其,別問了,我們去睡午覺吧,難得的假日可要好好休息啊」
鄭號錫抱著閔玧其,就這樣拖拉者進了房間
防彈剩餘五個人同時在心中問候了他們娘,是他媽想閃瞎我們這群單身狗嗎!別怪我打電話去動保協會!!
END
__________________
時隔將近兩個多月沒更新,真是對不起世界大眾T_T
然後居然不知不覺60粉了,有點感動
謝謝兩個月來不離不棄的你們

男友力30題(果糖)

1,倾向一边的雨伞
在一个下着倾盆大雨的冬日
在路旁的超商门口站了一名黑发少年
「啊西!田柾国那个死小孩,到底要多久才要来接老子!」
闵玧其把手插在口袋里,缩了缩身子,在嘴边嘟囔道
在门口等不到三分钟,便躲进超商取暖去了
在座位区找了个位坐下,拿出手机,正准备刷起动态时,手机响了
来电人-田柾国
「呀!哥,你跑去哪了?不会是淋雨回家了吧!」
闵玧其才刚接起电话,田柾国就大声的问着
「浑蛋!你想吼破我的耳膜啊!我在座位区,我现在就出去」
闵玧其挂了电话,把手机扔进包里,起身去找田柾国
此时看到田柾国手上只拿了一把伞,顿时怀疑这个小鬼是考试作弊才能拿到年排名前十的吧
「你就带一把伞?你想淋雨我可不想」
「我就想跟哥撑一把伞嘛,而且个这么小,这把伞也够大,撑两个人绰绰有余啦」
「谁很小!你他妈才小屁孩!一把伞就一把伞,快回家,你哥我快冻死了!」
回家的路上,田柾国默默的把伞倾向闵玧其那边,其实那把伞没有他说的那么大
「你把伞倾那么过来,你就那么想感冒啊?」
虽然闵玧其嘴上这么说,其实是怕这小孩着凉感冒,这是只有田柾国才懂的闵式关怀
「我感冒也比哥感冒要好,你都不知道照顾感冒的你有多麻烦」田柾国笑着对闵玧其说
「那你不要照顾啊…」
闵玧其把半张脸埋在自己的围巾里,小声的抱怨,其实只是像掩饰自己的害羞和不小心的脸红
田柾国看到闵玧其的耳根都红了,笑着把人搂进怀里,在他耳边说道
「呀~我们糖糖害羞喽」
「害你他妈的羞!我才没有」
这样一说,闵玧其的脸更红了
「好,好,哥说没有就没有」
揉了揉闵玧其被吹乱的黑发,把人更搂进自己些,雨伞依然倾斜在闵玧其那边,即便自己一边的肩膀已经湿了一大片
END
------------------------
把之前的存稿打一打拿来发
过年真的很懒得动脑想剧情
算新坑吗?
其实这片比其他两篇都还要早写
等我存稿发完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我錫糖都還沒填啊)
因为我把题库用不见了T_T
大家新年快乐啊~

戀愛練習三十題(南糖)

5,穿用對方的東西
在一個傾盆大雨的冬日,閔玧其頂者書包在街道上奔跑
「大爺的!被早上的太陽給騙了!」
一邊奔跑也不忘要抱怨幾句
閔玧其就這樣一路跑到了金南俊的家去了
站在門口,糊了糊臉上的雨水,伸手按了門鈴
過沒多久,金南俊就出來應門了
「誰啊…哥!你怎麼淋雨啊,這種天氣…」
「呀!問那麼多,還快讓我進去!」
金南俊問東問西的,讓還站在外頭淋雨的閔玧其有些惱火
看到他可愛的戀人淋了一身雨,難免覺得心疼,馬上把他拉進家裡,便一路把他推進浴室
「哥,你快點洗個熱水澡,暖暖身子,別感冒了我去幫哥拿衣服」
閔玧其才正要開口說點什麼,金南俊就把浴室的門甩上,幫他親愛的哥哥拿衣服去了
南俊啊,你的衣服他媽的整整大我一號啊!然後你家的門跟你有仇嗎,這樣摧殘它
閔玧其打了個哆嗦,覺得自己再不沖個熱水真的會感冒
等到閔玧其洗好澡,外面的置物籃裡已經放了一件乾淨的T恤和長褲,還有一條未拆封的內褲
算他還有良心幫我拿了條褲子
但等到閔玧其全部穿完的時候瞥見了浴室裡的鏡子,心裡又萌生了罵娘的衝動
這褲子也太他媽的大件了啊!穿成這樣讓我跟個小屁孩一樣啊!
直接褲子一脫往旁邊致物籃裡扔
大爺我寧願冷死也不要穿成那樣!
所以我們SWAG滿滿的閔糖就只穿着襯衫跟內褲出浴室了
「呀…哥,你衣服幹嘛不穿好」
「我穿的很好啊,扣子也沒有扣錯」
「我說褲子……」
金南俊指了指閔玧其的腳,在說的同時也不忘把自己的視線移開
「你他媽褲子那麼大件!如果你不希望你的褲子被我剪成五分褲,就閉上你的嘴!」
閔玧其一邊吃著零食看電視一邊回應道
「但哥你這樣會著涼的」
金南俊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擊他哥的嘴砲攻擊,現在只能換個方向問了
「不會,你家有暖氣」
金南俊再次無法回擊
「好吧,那我直說了,哥!你這樣會讓我想上你!」
閔玧其沒回話,只是拿起自己的衣物準備穿上走人
「呀!哥!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家裡有我下午買回來的羊肉串,我熱給哥吃!」
閔玧其聽到“羊肉串”就做回沙發上繼續看電視
哼!算你識相
金南俊把羊肉串熱好,端到客廳,坐到閔玧其旁邊,順勢把人攪進自己懷裡
「其其,不要生氣啦,都幫你熱好了,趁熱吃」
「金南俊,你下次要是在開我黃腔,我就不是直接走人那麼簡單了,還有不要叫我其其!」
「是!老婆大人」
「呀!別這樣叫…」
閔玧其撇過頭掩飾自己的臉紅,但還藏不住發紅的耳根
玧其啊,不管冬天有多冷,只要有你在,就是無比的溫暖
END
------------------------------
我那麼久沒更新
又更的那麼少
希望大家不要揍我……
冬天打字真的對手指很不好啊
(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賣萌30題(錫糖)

15、关于牛奶的争论+ 21、「长得高怎么了你还不是比我小,叫哥哥」
对于挑食出了名的闵玧其,他讨厌牛奶也是意
料之中的事情,只是郑号锡没想过他连加了牛奶的炖饭都不吃
「呀!哥,这个真的没有牛奶味,你就吃点吧,你这样不吃饭对身体不好啊!」
如你所见,郑号锡哄闵玧其吃饭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你当我没吃过牛奶炖饭啊!你少骗我,那明明就有奶味!」
闵玧其因为做曲,从昨天就没吃饭了,说他不饿是不可能的,但对于所有一切有奶味的东西,他宁可饿死也不会去吃它
「但你不吃饭会闹胃痛的」
说到最后郑号锡已经不是要他哥吃饭了,而是“求”他哥吃饭
「我,不,吃」
当然,用求的还是没有用
任性起来比老头子还顽固,闹起脾气跟哭着要糖的三岁小孩一样,但郑号锡也是乖乖顺者他爱人的脾气,闵玧其这样,倒不如说是郑号锡宠出来的
但唯独吃饭这件是不能顺着他哥,因为他知道他胃不好
「闵玧其!!你闹脾气也要有限度,你不吃饭是想把自己的身体搞坏是吧!你就是那么讨厌喝牛奶才长不高!」
到最后有点恼火的郑号锡已经无法软者声音求他吃饭了,最后只能用起激将法了
「你长的高怎么了!还不是比我小!给我叫哥!」
「呀,哥,我全身上下哪里比哥小了?嗯?哪里你又不是没看过」
两人又不小心擦枪走火的吵了起来,对于锡糖两人这种小吵小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闵玧其小脸红的抢过郑号锡手上的碗,一鼓作气的吞了几口,露出了吃了屎一般的脸色,开口回呛
「你,你哪里大怎么了?闭嘴吃你的饭!」
「这样老婆大人才舒服啊~」
郑号锡边说边搂过闵玧其的腰,正要将他抱到自己腿上时,肚子被狠狠的吃了一计肘击
「闭嘴,然后滚!」
郑号锡捂着肚子,看着炸毛的恋人把碗扔到厨房洗手槽里,进了书房
呀!我未来以后这辈子永远都不会在买牛奶炖饭了!该死的牛奶炖饭!都是你害糖糖不理我的!
将错误全怪到食物身上,郑号锡完全没有意识到错的是在他开的黄腔上
END
 ----------------------
上次发刀
这次发个糖
不然所有人都要寄刀片跟炸弹来给我了
锡糖还是甜甜的好~
有糖就好就別管文章長度了是吧~

單身的原因(錫糖)

短,虐(慎入)

偶尔虐虐,有益身心健康(划掉)

某天公司的同事问起闵玧其单身的原因
「你长得也不差啊,为什么一直维持单身」
闵玧其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便收拾东西准备下班,今天他请了下午的假,他下午有件重要的事
沿路到了花店买了束花,是一束向日葵,没有什么原因,只是觉得向日葵很适合他那阳光的笑容
下午三点,闵玧其到了他每年的今天都会来的地方,那是一处面对海的墓园
闵玧其把他那块地方长出来的杂草落叶清理了一下,把刚刚买的向日葵放在花瓶里摆上,然后小声的开口道
「号锡,你过得好吗?我过得不太好呢,最近工作总是出问题,又因为相亲的事跟家里闹翻,很惨吧」
闵玧其自嘲的说着,但还是藏不住语气里的哽咽,渐渐的泣不成声,但回应他的永远只是那徐徐吹来的海风
「你说要我好好活着,但你不在的日子我真的不到该怎么过…」
糊了糊脸上的泪水,拿起一旁的矿泉水,把石碑上的泥沙灰尘给冲洗干净
「都是你的错,不说一声的离开,然后在也不回来了」
闵玧其又坐了一会儿,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沙尘,跟那一片无人回应的地方说了声再见,便扬长而去,离开那令人惆怅的地方。
我找不到像你一样对我好的人,像你一样能忍受我脾气的人,身边的人总是叫我早点走出来,要我放手,但是谁能取代那么好的你呢?郑号锡。

 

--------------------------------
我不会说这是在卖萌30题里面的其中一题的
我看到题目脑袋就跑出这样的剧情了
所以把他从卖萌30题里面拉出来另外放了
下回一定会甜回来的!不要寄刀片给白糖喔!

戀愛練習三十題(南糖)

久違的更新
好像有點短
不要打我……
-----------------------------------
3,成對的咖啡杯+4,購物
今天南糖兩人難得一起出門買晚餐材料,平時因為玧其懶得動,所以都只有金南俊一個人去,但由於金南俊已經做了一個禮拜閔玧其討厭吃的菜色,受不了的情況下跟著一起出門挑菜
對於活了24年到超市的次數不到三次的生活白痴,就算能自己挑想吃的菜,但他能認出來的青菜大概就只有自己討厭吃的了
「這個是這個是蕃茄?」
閔玧其拿著手上所謂的蕃茄,看向金南俊問
「那個是彩椒,你不吃的」
金南俊知道,要是嘲笑他著哥哥,一定會被閔玧其的RAP罵翻,所以也真是輕輕的說了一句,把閔玧其手中的彩椒放了回去
「那這個是……」
閔玧其正要繼續詢問,就被金南俊硬生生打斷
「好了,玧其哥,我絕對不會挑你討厭的菜,你去逛逛生活用品區,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家裡缺的」
閔玧其放下手裡的青菜,撇了撇嘴,拎著購物籃往生活用品區走去
閔玧其逛著逛著就逛到了廚房用品區的馬克杯牆
閔玧其在那邊停下了腳步
家裡的杯子好像被南俊弄壞了不少,差不多該買些新的了
看了一陣子,閔玧其看上了一個海藍色,上面印著熊本熊的馬克杯
啊,就決定買你了
閔玧其拿起杯子,看到上面的圖案有些掉色,便找了個賣場的員工詢問有沒有新的
「請問這個有新的嗎?」
「有的,請稍等我一下,馬上幫你拿」
幾分鐘後,那位員工拿著新的馬克杯回來
「先生,這是您要的馬克杯」
閔玧其看了看,雖然這是他要的那個杯子,但他發現那個盒子裡有一粉一藍的馬克杯
「那個,我只要藍色的,沒有單獨賣的嗎?」
「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個是對杯,沒有拆售」
閔玧其想了想,還是接下那對杯子,放入購物籃中
看在熊本熊分上,就勉為其難的多花一個杯子的錢吧,大不了把粉色的丟給南俊用
之後閔玧其和金南俊會合,便前往櫃檯結帳
結帳的時候沒有特別注意到,但回家後在整理物品到時候,金南俊看到那個對杯
我們家糖糖也有可愛的一面啊,居然會自己買對杯回來
「玧其啊,這個對杯…」
「才不是我自己想買對杯的!要不是他不拆售,我才不會兩個一樣的東西,那個粉色的就給你的用吧,反正你的杯子有把手的都斷光了」
呀……這哥又傲嬌了,要是講話不要那麼硬一定可愛多了
話說我一直覺得這熊的表情很恐怖,玧其啊粉紅色就算了,你好歹買個Ryan的給我吧…
END
-----------------白糖廢話時間-----------------
真心覺得自己越更越少了
真希望有個可以跟我討論劇情的朋友喔哈哈
這樣就省得浪費睡覺時間在那邊想劇情了~~

戀愛練習三十題(南糖)

我不知道戀愛練習是什麼鬼
網路上找來的題目哈哈
最近很萌南糖就來寫一下了
        --------------------------
1,初次拜訪
今天,金南俊家隔壁搬來了一個新房客
聽到門外接二連三的傳來東西掉落的聲音,貌似是那位新房客所製造出來的
金南俊想了想,抱持者新房客是個萌妹子的期待,起身出門去幫忙
一出門,便看到一個帶著毛帽和圍巾的嬌小的身影正手忙腳亂的在撿散落一地的物品
金南俊瞥見了那雙纖細的雙腿,頓時慶幸了自己出來幫忙
南俊上前幫他把地上的瓶瓶罐罐給撿了起來
「我幫你吧,那麼多東西,一個人搬不來吧」
「…謝謝」
嗯?男的?
聽到對方的聲音後便抬起頭想看清楚那人的長相,碰巧,跟那位新房客對上了眼
真的是男的?!那雙腿是男人的腿,騙誰啊!但是,這個男生長的倒是漂亮的很…
算了,就當是交個朋友吧
金南俊把瓶罐放回了箱子,把箱子往房裡搬
「這個要放哪?」
既然要幫就幫到底吧,我可是新好男人欸
幾十分鐘後,東西幾乎都搬完了,那位新房客喘了口氣,掛起微笑,看向金南俊道
「謝謝你幫忙,我叫閔玧其,今天開始搬進這棟公寓,請多指教」
看到那個微笑,金南俊的心跳頓時露了一拍
要不是他聲音是個男的,你打爛我都不會相信他是男人!
金南俊心想
「我叫金南俊,隔壁房的,以後有什麼困難都可以找我」
之後兩人又聊了幾句,就各自回自己的房裡
那便是兩人最初的相遇
END
2,冰箱上的留言
這兩週金南俊因為工作關係出國,只留下閔玧其自己在家當看門狗
金南俊知道自家戀人除了音樂以外,根本是個生活白痴,在出國之前,還寫了三大張的生活注意事項貼在冰箱上
南俊出國第一天,閔玧其還是跟往常一樣睡到中午才起床,起身梳洗完後,便準備覓食
「呀!南俊啊,你有幫我…」
啊,那傢伙好像今天就出國了……
發現南俊不再的閔玧其,只好靠自己找食物了,正要開冰箱的時候,看到冰箱上貼了寫的滿滿的三張A4紙
閔玧其拿起了其中一張,看了看,嘆了口氣
「我都24歲的人了,幹嘛把我搞得像個小孩一啊」
那張紙上面寫滿了買菜的地方,如何挑菜,怎麼開瓦斯,鍋鏟放在哪,什麼能寫的金南俊大概都寫上去了
閔玧其笑了笑,就把紙條放在餐桌上,打開冰箱,裡面已經有金南俊事先買好的蔬菜水果
閔玧其打算煮個湯麵,装了點水放到瓦斯爐上,準備開火
轉了兩次開關都沒有動靜
我他媽真的不會開瓦斯……
閔玧其走回餐桌,拿起那張紙,看了看瓦斯的使用方法
原來要按著轉…
之後,閔玧其花了一個多小時才把一碗麵給弄出來,吃了一口便放下了筷子,鐵了心打算未來兩週都叫外送
大爺的,我怎麼會煮出這麼難吃的東西,我閔天才怎麼可能……
打了外送電話之後,慢慢的把廚房收拾乾淨,便拿起手機,傳了個訊息給金南俊
金南俊你他媽快點給我滾回來,你以為在冰箱上留那幾張爛紙我就可以過活嗎?還不快點回來養我!
在遠方的金南俊,看了訊息笑了笑,默默的把之後的工作都仍給了一起出差的同事,訂了張明天一早的機票
拿起手機,回覆了閔玧其的短信
老婆大人,我明天就回去,等我
END
---------------白糖廢話時間---------------
之前的錫糖30題還是會寫的
錫糖小夥伴不要離開我
最近超萌南糖不能怪我
至於為什麼都是30題,因為作者廢啊(別打我)
黑糖根本偽忙內兼總受了
感覺現在誰都能攻略糖糖了~

賣萌30題(錫糖)

26、改掉你粗口的方式
在風和日麗的午後,閔玧其家響起了誇張的笑聲
「鄭號錫!你他娘的看個電視需要笑成這樣?」
閔玧其在房間寫詞,因為沒有戴上耳機,自然就聽到在客廳看電視的鄭號錫誇張的笑聲,便起身出來叫他安靜
顯然一點用都沒有,煩人的笑聲還在持續
「我艸你大爺的,能請你正常點嗎,我耳朵快聾了!」
閔玧其再次罵道,還順帶拍了一下客廳可憐的茶几,鄭號錫的笑聲才慢慢停下
鄭號錫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對閔玧其說
「哥,偶爾也該看點好笑的東西紓解一下壓力嘛」
「全世界大概只有你個傻逼能看個綜藝節目就笑成這樣的吧」
閔玧其擺起招牌嫌棄臉看著他說,心裡便想,我的男朋友腦袋是被門夾壞了嗎?是時候該帶他去精神科看看了…
「呀,哥,你別老是問候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的,這樣造口業不太好啊,小心有報應」
鄭號錫一直覺得,要是閔玧其能改掉他的粗口,跟那個臭脾氣,可愛一定是倍數成長的
「要你管,那只是一種發洩情緒的語助詞罷了,什麼報應,根本是迷信」
閔玧其邊說邊到廚房找了包零食出來吃
「要是哥能把說髒話的習慣改掉,一定比現在可愛多了」
「老子生來不是可愛給你看的」閔玧其一臉鄙視的看著鄭號錫
真的該帶他去看看醫生了…閔玧其心想
「要不,我們來玩個遊戲」
鄭號錫拿了些閔玧其手上的零食,開口說道
「什麼遊戲?」
被勾起好奇心的閔玧其挑了挑眉
「哥,你如果到今天睡覺前都沒講半個髒話就算你贏,如果哥講了就算我贏,輸的人要答應對方任何一個要求」
「好啊,接受挑戰」
閔玧其最近剛好看到一件想要的大衣,正好可以坑鄭號錫一筆
鄭號錫,你等著給我買大衣吧!
說完,閔玧其就回房間繼續寫詞,鄭號錫則出門買晚餐去
晚上七點
鄭號錫買了炸醬麵跟一些小菜回來,回到家便把閔玧其叫出來吃飯
閔玧其看了看小菜,臭了張臉說
「媽的,鄭號錫你跟我在一起那麼久怎麼還搞不懂我討厭什麼菜嗎!」
對於閔玧其固執的個性,只要是他討厭的食物給他錢他都不見得會吃
閔玧其的抗議鄭號錫根本沒有聽在耳裡,他只聽到他哥罵了個髒話
「哥,你講髒話了」
「講髒話怎麼了,我又不是……」
此時閔玧其才想起自己下午跟鄭號錫的賭局
媽蛋,該死的爛嘴
閔玧其瞪了瞪鄭號錫,開口說
「就算我輸好了,你要我幹嘛?」
雖然閔玧其心不甘情不願的,但是耍賴也太不SWAG了,便直接開口詢問
「吃完晚餐在告訴哥」
鄭號錫笑了笑,便繼續吃著自己的晚餐,閔玧其也只是翻了個白眼,繼續扒碗裡的麵
吃完晚飯後
「呀~糖糖,我想好懲罰嘍」
鄭號錫笑著對閔玧其說,看著鄭號錫都快笑出花來的臉,閔玧其感到一股寒意…
「什,什麼懲罰…」
閔玧其說完的下一秒,鄭號錫就從身後拿出了瞬間讓閔玧其想殺人的東西
女僕裝
「媽逼!鄭號錫你活膩了啊!什麼鬼懲罰,你要老子穿那個?」
在閔玧其眼前的,正是新人王時穿的那件女僕裝,雖然長得類似,但裙子明顯短了很多,長襪也換成了白色的吊帶蕾絲襪
我腦子進水才會跟他賭這個!!我沒想過這輩子還會在碰上那個東西!!
「糖糖,說話要算話喔~」
閔玧其是個願賭服輸的人,一把扯過鄭號錫手上的女僕裝,只是這一扯,讓他更火大的東西出現了
「他媽的!女僕裝也就算了!這內褲又是怎麼回事!」
是件女用內褲,上面還印著熊本熊
「要做當然做全套嘍,需要我幫哥換嗎?」
鄭號錫露出一絲壞笑,還順手掐了一把閔玧其的腰
「不必!」
閔玧其看鄭號錫暗示的那麼明顯,臉紅的拿著衣服去換
媽的,看來今晚逃不掉了,鄭號錫,我以後沒跟你算回來,老子跟你姓!
在外頭等待他哥的鄭號錫,突然想起要讓玧其戒掉髒話的事情
「要是這哥突然不罵髒話了,大概會很詭異吧…」
這賭局就是看準了閔玧其絕對不可能贏,鄭號錫現在只想著今晚要如何跟他的糖糖度過,完全沒想到自己之後會死的多難看
END
27、「妈的都和老子睡一块了不许你找女朋友!」
鄭號錫今天下班跟公司的人去應酬了,秉持著不碰酒的原則去了
今天晚上剩閔玧其自己一跟人在家,他打算把之前鄭號錫不准他看的鬼片看完,因為他吵著說他會怕,叫閔玧其不要看
正當閔玧其認真的看完鬼片之後,拿起手機刷起動態,不看還好,一打開就看到一張讓他非常火大的照片
一個穿着低胸襯衫的女人,緊緊依在鄭號錫旁,鄭號錫也把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除了照片,還附上“號錫哥真好,男朋友就該著這種”後面還打了兩個愛心貼圖
看完閔玧其瞬間氣炸了,翻開電話簿,就打給鄭號錫
過了許久,電話沒有接聽,閔玧其不放棄的撥了十幾次,但結果依然相同
媽的,居然敢不接老子電話!活膩了啊,鄭號錫!
閔玧其擺著一張臭臉窩在沙發上等鄭號錫,直到午夜十二點多,大門才緩緩的被打開
一進門就看到裹著被子窩在沙發上的閔玧其
「哥,你還沒睡啊?」
閔玧其沒有回答,只是瞪了一眼鄭號錫便繼續看他的電視
鄭號錫現在非常確定,他的糖糖現在在生氣
「糖糖~你心情不好?怎麼了?」
鄭號錫坐到閔玧其旁邊,正要伸手摟住他,只是他手都還沒搭上肩,人就被閔玧其推開,隨後而來的是閔玧其的飆罵聲
「你他媽別用你碰過其他女人的髒手來碰我!」
說完,起身,走向房間,摔門
客廳恢復原先的寧靜,只剩下電視的聲音跟呆若木雞的鄭號錫
此時鄭號錫瞥見桌上還沒關上螢幕的手機,拿起來看了看,看到那篇貼文
大爺的,那個瘋女人居然貼這種文,難怪玧其會生氣,該跟他解釋解釋了,只是不知道他聽不聽的進去…
鄭號錫起身走向房間,敲了敲門
「玧其,我可以進去嗎?我有話要跟你說」
回應的只有一片沉默
鄭號錫嘆了口氣,轉了轉門把,發現門沒鎖,緩緩的把門打開,放輕腳步,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床上那坨隆起的棉被,坐到了床邊
「玧其,你聽我解釋,是她逼我……」
鄭號錫話未說完,便被閔玧其打斷
「你他媽有什麼好解釋的!事實都擺在眼前」
說完,閔玧其哭了
見狀,鄭號錫著急的把閔玧其摟入懷中安慰著
「我不跟他拍照,他根本不放我走,我只是沒想到他會打那些文字,對不起,我總是讓你沒有安全感」
邊說邊拍了拍他的背,安撫他的情緒
閔玧其吸了吸鼻子,用那帶著哭腔的聲音開口道
「你才知道,你讓我多沒安全感,媽的,都和老子睡一塊了,不許你找女朋友!」
閔玧其紅著眼眶看著鄭號錫,讓鄭號錫瞬間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又把人重新抱入懷裡
「我絕對不會找女朋友的,我只要我們玧其,別哭了,我有帶羊肉串回來給你,快去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鄭號錫牽著閔玧其回到客廳
「鄭號錫,叫那個臭女人把那個文刪掉,我看到不開心」
「好,好,糖糖說什麼都好」
哪個女人能比的上我的玧其呢,不管發生什麼是,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END
----------白糖廢話時間-----------
關於那個女僕裝,我有點想開車了
只是白糖沒開過車,可能會很可怕
無照駕駛,你們懂的
說不定錫糖將成為我第一個開車的CP…
女僕糖萬歲!!

賣萌30題(錫糖)

18、生病后不肯吃药的作战策略
今天閔玧其發高燒在家睡覺,鄭號錫也向公司請假在家照顧他,只是他這哥的脾氣可沒好到會讓他乖乖照顧
「玧其啊…算我求你,行行好,把這粥吃了吧,你昨天到現在都沒吃東西,這樣怎麼吃藥啊…」鄭號錫無奈的端著粥,坐在床邊,說服他哥吃東西
只是他已經喊了十來次了,閔玧其不是忽視他就是說沒胃口
閔玧其!你生病的時候怎麼跟個小屁孩一樣鬧彆扭啊!吃個飯好像會要了你的命一樣啊!你的大爺個性去哪了?
雖然鄭號錫在心裡這樣抱怨,但嘴上還是不停的哄著他哥吃飯,畢竟他不想跟一個病人吵架,而且那個病人還是他的愛人
看來只能那樣了…
鄭號錫舀了口粥放入嘴裡,便把閔玧其一把扯過,親了上去,順勢把那口粥送入他的口中
反應不及的閔玧其把粥吞了下去,呆愣了幾秒便推開鄭號錫,紅著臉開口罵道
「你,你他媽那麼想被傳染啊!」
「誰叫哥就是不乖乖吃東西呢?我並不介意繼續用嘴餵你吃東西」
鄭號錫笑了笑
能正大光明吃豆腐,誰在意會不會被傳染啊
「拿來!我自己吃!」
閔玧其搶過鄭號錫手裡的粥,慢慢的吃
鄭號錫看他這任性的小情人終於肯開口吃飯,便走出房間拿藥去
此時鄭號錫天真的以為他哥會乖乖吃藥,到了杯水拿了藥包就回到房間
回到房間,看到閔玧其又窩回被子裡睡覺,然後看了看桌上的碗,碗裡還有剩下的粥
鄭號錫也只是嘆了口氣,就坐到床邊
「哥,吃藥了」
鄭號錫緩緩的開口
只是那坨隆起的被子一動也不動
「哥…吃藥了」
鄭號錫又再說了一次,被子一樣沒有動靜
閔玧其!你多大的人了,討厭吃藥?!你鬧那樣啊!我怎麼覺得我在養一個三歲小孩啊
鄭號錫一把掀起閔玧其的被子,當然,惹來閔玧其一陣不爽
「你他媽發什麼病啊!」
閔玧其開口罵道
鄭號錫沒有理會他哥的不滿,把雙手撐到閔玧其的兩側,給他哥來了一計床咚
「你…你幹嘛?」
閔玧其發現事態不對,把口氣放軟,試探性的問道
「哥,你既然不吃藥,那不如作點運動流流汗,感冒比較容易好,你說怎麼樣?嗯?」
鄭號錫露出壞笑說著
閔玧其瞬間小臉紅,一拳就砸在鄭號錫的右臉上,搶過他手上的藥包,喝了口水吞下去,就窩回被子裡繼續睡覺
玧其啊玧其,為了讓你吃藥,犧牲了我的帥臉,看看你多偉大啊,我的小可愛
END
23、吵不过你就动手
某個假日,閔玧其去外面租的作曲室做他新接的工作,獨留鄭號錫一個人在家當看門狗,閒的發慌的他,只能一直重複轉著電視跟滑手機,此時門鈴響了
這時間是誰啊,都已經喬好最佳位置準備看電影的
鄭號錫撥了撥自己的瀏海,起身去看們
「您好,請問是閔玧其先生嗎?」
啊…玧其又買了什麼東西,自己賺很多也不能這樣亂花錢啊…
雖然在心裡抱怨,但手還是接下快遞員遞來的筆,幫忙簽收
拿了包裹 走回客廳繼續看電視,進廣告的時候,鄭號錫好奇的看了看那個包裹
閔玧其之前天殺的買了件衣服,那次也是鄭號錫幫他簽收的,他看到那個價位,差點沒昏倒,將近五位數的價格,他看了這個包裹的上面明細打的價格,雖然比上次少很多了,但還是有四位數字那麼多
這傢伙又買了那麼多錢,等他回來一定要好好唸唸他
鄭號錫覺得自己真的太寵他了,他只要想要要,沒什麼不可以的,導致他現在嚴重缺乏理財觀念,雖然他花的錢全都是自己賺的
鄭號錫剛好看完一部電影的時候,閔玧其回來了
「號錫,你有幫我收包裹嗎?」
聞言,鄭號錫指了指桌上的紙箱,便開口跟閔玧其說
「玧其哥,就算你賺的不少,但錢也不能這樣亂花啊…這樣怎麼…」
話說到一半,鄭號錫發現閔玧其根本沒有在聽他說話,只是認真的在拆他的包裹,鄭號錫火氣瞬間飆上來了
「呀!閔玧其!我在跟你說話!你能別這樣亂花錢嗎?你這樣花,賺在多都不夠你用!」
火氣上來基本上音量是不會控制的,閔玧其非常不喜歡有人對他大吼大叫的,即便是鄭號錫
「話是不能好好講嗎,現在是在跟我大聲什麼?我花你半毛錢了嗎?我愛怎麼花,他媽只要我餓不死就好,你管那麼多幹嘛!」
包裹重重的往桌上摔,對著鄭號錫披頭大罵
兩人都在火頭上,沒經過大腦就把話說出來,難免會有點難聽
「我只是不想要看你月底還沒領錢時總是亂吃一些不營養的東西罷了!」
「你擔心那麼多幹嘛?你又不是我媽!」
「至少我是你男朋友!」
閔玧其瞬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他知道鄭號錫是關心他的,只是他在嘴上就是不想讓步
眼看自己吵不贏的尷尬局面,抓起沙發上的枕頭往鄭號錫扔,抓了包裹就往房間走,摔上門後往被子裡鑽
鄭號錫現在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做了什麼蠢事
唉…完了,讓這哥腦彆扭,苦的還不是自己,比小孩還難哄…這時候只能用那招了
拿了鑰匙跟錢就出了門
閔玧其此時只是一邊看自己買的東西一邊想
我又沒錯,我才不要道歉!
鄭號錫出了門後,走到了巷子口新開的糕點店
雖然在排隊,但人不算多
買了閔玧其獨愛的黑巧克力蛋糕,回家展開哄情人計畫
END
----------白糖廢話時間-----------
一開學就懶得寫文了…
但我還是會更新的!
希望看文的朋友能給點回應❤
覺得越寫越短小了,不要打作者…

賣萌30題(錫糖)

4、被吃掉的早餐引发的惨案
今天是週末,不過鄭號錫接了打工,一大早就起床準備出門,翻找了一下冰箱看有沒有什麼可以帶著吃的
一打開冰箱便看到一盒用保鮮盒裝著的鬆餅,沒多想就把它放進包裡出門了
閔玧其一到假日就抱著枕頭大睡,平常鄭號錫都会要他不要睡太晚,所以他趁著他出門上班的時候瘋狂的睡,他這一覺醒來已經下午一點了,而且他是被餓醒的
下床洗漱過後,走進廚房,打開冰箱看看有沒有什麼微薄食品,不過他發現,冰箱好像少了什麼東西
我昨天試做的鬆餅呢?我記得我沒丟啊,因為難得做出來長得很好看,想說留紀念一下,但味道…唉
不會是號錫拿去丟了吧!那傢伙居然擅自把我的傑作扔掉,等他回來一定找他算帳!
閔玧其摔上冰箱門,把微薄食品扔進微薄爐裡加熱,打算吃完回頭再去睡個午覺
但他正打算窩回被子裡的時候,手機響了,來電人是同系的學長,也是鄭號錫的同事--金碩珍
「呀,碩珍哥,你這時後打來做什麼啊,我正準備睡午覺啊」閔玧其用慵懶,微帶沙啞的嗓音問道
「號錫他胃疼進醫院了」
閔玧其二話不說,掛了電話,套了鞋子就往醫院的方向衝
到了醫院,找到鄭號錫的病房,沒敲門就直接把門拉開
「呀!鄭號錫!就叫你別亂撿地上的東西吃了!你進醫院誰養我啊!」
一進到病房,只看到鄭號錫一個人坐在病床上並對他比了一個“噓”的手勢
「玧其哥,這裡是醫院,小聲點啊,而且我也沒有嚴重到要住院,你不用擔心」
鄭號錫笑了笑
閔玧其把門關上,便拉了張椅子坐到病床旁邊
「你到底吃了什麼搞成這樣的?」閔玧其露出擔心的表情對著他說,此時鄭號錫真心覺得,能看到閔玧其這種小可愛的表情,就算胃痛到快炸掉都是值得的
「就拿了冰箱裡的鬆餅吃啊,哥你不用那麼擔心拉,等會兒就可以離開醫院了」
聽到“鬆餅”兩字,閔玧其愣著了
等等!鬆餅?他不是把鬆餅扔掉,而是吧他吃掉?!
「玧其哥,你怎麼啦?表情怪怪的」鄭號錫伸手,在閔玧其眼前揮了揮
「就是…那個,那個鬆餅…」閔玧其支支吾吾的說著,就是不好意思說出那個鬆餅是他做的,他覺得很丟臉,也覺得很自責
鄭號錫看著他驚慌失措的表情,大概知道他吃的鬆餅是他最愛的人給做的
「玧其做的東西我都很喜歡,只是我的胃不太習慣而已,料理著種東西,就是要多練習才會成功嘛」
說完,摸了摸閔玧其的頭,露出寵溺的笑容
「那下次我在認真試做一次,號錫你要幫我試味道喔」
鄭號錫看到他哥可愛的笑容,所有的拒絕都吞下肚,只留下一個字
「…好」
在外面偷聽多時的金碩珍心想
這傢伙真是把玧其寵上天了,希望你能能挺過那些黑暗料理……
END
17、无比缺乏的生活常识
錫糖兩人剛同居的時候,鄭號錫深刻體會到閔玧其是個生活白痴
我們先來談談洗衣服吧
蹲在陽臺,看著新買的洗衣機,拿著一盒洗衣粉,露出疑惑的眼神
「玧其哥,需要幫忙嗎?」
看著滿臉疑惑的閔玧其,鄭號錫問
「不必!我行!」
看他那麼執著,鄭號錫也是摸摸鼻子回客廳滑手機去
閔玧其憑著閔天才的直覺,倒了五匙的洗衣粉跟兩匙的柔軟精,又隨便按了幾個按鈕,看洗衣機開始轉動,便走回房間寫歌詞去了
十幾分鐘後
鄭號錫的眼角餘光看道陽臺的慘案瞬間呆著了
我以為這種景象只有電視看得到…鄭號錫心想
半個陽臺的泡沫,此時陽臺的景象
鄭號錫把閔玧其叫出來問話
後者只是露出了莫名其妙又無奈的眼神說著我不知道跟對不起
看著自家戀人可愛的模樣,也不忍心罵他,只是捲起袖子,收拾殘局
之後他花了三個禮拜的時間教會閔玧其使用洗衣機
再來談談做菜
雖然鄭號錫自己的廚藝也沒好到哪裡去,但肚子餓主個蔬菜雞蛋麵是綽綽有餘的
鄭號錫正在廚房煮麵,閔玧其難得主動的說要幫忙,鄭號錫也答應了
拿個鹽啊切個菜應該還行吧
但之後鄭號錫覺得自己的想法太天真了
「哥,幫我拿鹽過來吧」
閔玧其回應了一聲,便打開櫃子翻找,拿起一罐白色的玻璃瓶,遞給鄭號錫,他也沒多看一眼,就舀了一小匙往鍋裡灑
之後,鄭號錫又請他幫忙切菜
「呀!號錫啊!這刀怎麼不利了?」
刀怎麼可能不利呢?前兩天才買的啊
但要回頭過去看,他發現,他的玧其這輩子可能沒用過菜刀
閔玧其正用刀背摧殘著那把可憐的青菜,看到他手正準備忘刀子壓下去,連忙抓住他的手
「哥,這裡還是我來好了,現在幫我一個忙,去客廳看電視」鄭號錫覺得,如果在不請他離開,他下一秒燒了廚房都不奇怪
閔玧其也之前撇了撇嘴,就出了廚房
不過慘劇還沒結束
吃麵的時候,鄭號錫筷子都還沒拿起,閔玧其就說了一句
「號錫啊…這麵怎麼是甜的…」
讓他赫然想起,那罐“鹽”是他哥給他遞的
起身把麵拿到廚房倒了,無奈的說
「哥…我們還是叫外賣吧」
料理這種教不會的東西,鄭號錫也不打算教
鄭號錫覺得,只要閔玧其過的開心,照顧他一輩子又有什麼關係呢
END
-----------作者廢話時間---------------
睡前小短更
現在腦袋裡都是錫糖,錫糖,錫糖
這個30題寫完可能還會寫其他的30題
這個廢作者只會寫段子,長篇什麼的我腦袋會打結
抱著滿滿的錫糖入睡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