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妻七七妻

賣萌30題(錫糖)

26、改掉你粗口的方式
在風和日麗的午後,閔玧其家響起了誇張的笑聲
「鄭號錫!你他娘的看個電視需要笑成這樣?」
閔玧其在房間寫詞,因為沒有戴上耳機,自然就聽到在客廳看電視的鄭號錫誇張的笑聲,便起身出來叫他安靜
顯然一點用都沒有,煩人的笑聲還在持續
「我艸你大爺的,能請你正常點嗎,我耳朵快聾了!」
閔玧其再次罵道,還順帶拍了一下客廳可憐的茶几,鄭號錫的笑聲才慢慢停下
鄭號錫擦了擦笑出來的眼淚,對閔玧其說
「哥,偶爾也該看點好笑的東西紓解一下壓力嘛」
「全世界大概只有你個傻逼能看個綜藝節目就笑成這樣的吧」
閔玧其擺起招牌嫌棄臉看著他說,心裡便想,我的男朋友腦袋是被門夾壞了嗎?是時候該帶他去精神科看看了…
「呀,哥,你別老是問候我爸爸媽媽爺爺奶奶的,這樣造口業不太好啊,小心有報應」
鄭號錫一直覺得,要是閔玧其能改掉他的粗口,跟那個臭脾氣,可愛一定是倍數成長的
「要你管,那只是一種發洩情緒的語助詞罷了,什麼報應,根本是迷信」
閔玧其邊說邊到廚房找了包零食出來吃
「要是哥能把說髒話的習慣改掉,一定比現在可愛多了」
「老子生來不是可愛給你看的」閔玧其一臉鄙視的看著鄭號錫
真的該帶他去看看醫生了…閔玧其心想
「要不,我們來玩個遊戲」
鄭號錫拿了些閔玧其手上的零食,開口說道
「什麼遊戲?」
被勾起好奇心的閔玧其挑了挑眉
「哥,你如果到今天睡覺前都沒講半個髒話就算你贏,如果哥講了就算我贏,輸的人要答應對方任何一個要求」
「好啊,接受挑戰」
閔玧其最近剛好看到一件想要的大衣,正好可以坑鄭號錫一筆
鄭號錫,你等著給我買大衣吧!
說完,閔玧其就回房間繼續寫詞,鄭號錫則出門買晚餐去
晚上七點
鄭號錫買了炸醬麵跟一些小菜回來,回到家便把閔玧其叫出來吃飯
閔玧其看了看小菜,臭了張臉說
「媽的,鄭號錫你跟我在一起那麼久怎麼還搞不懂我討厭什麼菜嗎!」
對於閔玧其固執的個性,只要是他討厭的食物給他錢他都不見得會吃
閔玧其的抗議鄭號錫根本沒有聽在耳裡,他只聽到他哥罵了個髒話
「哥,你講髒話了」
「講髒話怎麼了,我又不是……」
此時閔玧其才想起自己下午跟鄭號錫的賭局
媽蛋,該死的爛嘴
閔玧其瞪了瞪鄭號錫,開口說
「就算我輸好了,你要我幹嘛?」
雖然閔玧其心不甘情不願的,但是耍賴也太不SWAG了,便直接開口詢問
「吃完晚餐在告訴哥」
鄭號錫笑了笑,便繼續吃著自己的晚餐,閔玧其也只是翻了個白眼,繼續扒碗裡的麵
吃完晚飯後
「呀~糖糖,我想好懲罰嘍」
鄭號錫笑著對閔玧其說,看著鄭號錫都快笑出花來的臉,閔玧其感到一股寒意…
「什,什麼懲罰…」
閔玧其說完的下一秒,鄭號錫就從身後拿出了瞬間讓閔玧其想殺人的東西
女僕裝
「媽逼!鄭號錫你活膩了啊!什麼鬼懲罰,你要老子穿那個?」
在閔玧其眼前的,正是新人王時穿的那件女僕裝,雖然長得類似,但裙子明顯短了很多,長襪也換成了白色的吊帶蕾絲襪
我腦子進水才會跟他賭這個!!我沒想過這輩子還會在碰上那個東西!!
「糖糖,說話要算話喔~」
閔玧其是個願賭服輸的人,一把扯過鄭號錫手上的女僕裝,只是這一扯,讓他更火大的東西出現了
「他媽的!女僕裝也就算了!這內褲又是怎麼回事!」
是件女用內褲,上面還印著熊本熊
「要做當然做全套嘍,需要我幫哥換嗎?」
鄭號錫露出一絲壞笑,還順手掐了一把閔玧其的腰
「不必!」
閔玧其看鄭號錫暗示的那麼明顯,臉紅的拿著衣服去換
媽的,看來今晚逃不掉了,鄭號錫,我以後沒跟你算回來,老子跟你姓!
在外頭等待他哥的鄭號錫,突然想起要讓玧其戒掉髒話的事情
「要是這哥突然不罵髒話了,大概會很詭異吧…」
這賭局就是看準了閔玧其絕對不可能贏,鄭號錫現在只想著今晚要如何跟他的糖糖度過,完全沒想到自己之後會死的多難看
END
27、「妈的都和老子睡一块了不许你找女朋友!」
鄭號錫今天下班跟公司的人去應酬了,秉持著不碰酒的原則去了
今天晚上剩閔玧其自己一跟人在家,他打算把之前鄭號錫不准他看的鬼片看完,因為他吵著說他會怕,叫閔玧其不要看
正當閔玧其認真的看完鬼片之後,拿起手機刷起動態,不看還好,一打開就看到一張讓他非常火大的照片
一個穿着低胸襯衫的女人,緊緊依在鄭號錫旁,鄭號錫也把手搭在女人的肩膀上,除了照片,還附上“號錫哥真好,男朋友就該著這種”後面還打了兩個愛心貼圖
看完閔玧其瞬間氣炸了,翻開電話簿,就打給鄭號錫
過了許久,電話沒有接聽,閔玧其不放棄的撥了十幾次,但結果依然相同
媽的,居然敢不接老子電話!活膩了啊,鄭號錫!
閔玧其擺著一張臭臉窩在沙發上等鄭號錫,直到午夜十二點多,大門才緩緩的被打開
一進門就看到裹著被子窩在沙發上的閔玧其
「哥,你還沒睡啊?」
閔玧其沒有回答,只是瞪了一眼鄭號錫便繼續看他的電視
鄭號錫現在非常確定,他的糖糖現在在生氣
「糖糖~你心情不好?怎麼了?」
鄭號錫坐到閔玧其旁邊,正要伸手摟住他,只是他手都還沒搭上肩,人就被閔玧其推開,隨後而來的是閔玧其的飆罵聲
「你他媽別用你碰過其他女人的髒手來碰我!」
說完,起身,走向房間,摔門
客廳恢復原先的寧靜,只剩下電視的聲音跟呆若木雞的鄭號錫
此時鄭號錫瞥見桌上還沒關上螢幕的手機,拿起來看了看,看到那篇貼文
大爺的,那個瘋女人居然貼這種文,難怪玧其會生氣,該跟他解釋解釋了,只是不知道他聽不聽的進去…
鄭號錫起身走向房間,敲了敲門
「玧其,我可以進去嗎?我有話要跟你說」
回應的只有一片沉默
鄭號錫嘆了口氣,轉了轉門把,發現門沒鎖,緩緩的把門打開,放輕腳步,走了進去
一進去就看到床上那坨隆起的棉被,坐到了床邊
「玧其,你聽我解釋,是她逼我……」
鄭號錫話未說完,便被閔玧其打斷
「你他媽有什麼好解釋的!事實都擺在眼前」
說完,閔玧其哭了
見狀,鄭號錫著急的把閔玧其摟入懷中安慰著
「我不跟他拍照,他根本不放我走,我只是沒想到他會打那些文字,對不起,我總是讓你沒有安全感」
邊說邊拍了拍他的背,安撫他的情緒
閔玧其吸了吸鼻子,用那帶著哭腔的聲音開口道
「你才知道,你讓我多沒安全感,媽的,都和老子睡一塊了,不許你找女朋友!」
閔玧其紅著眼眶看著鄭號錫,讓鄭號錫瞬間覺得自己罪孽深重
伸手摸了摸他的頭,又把人重新抱入懷裡
「我絕對不會找女朋友的,我只要我們玧其,別哭了,我有帶羊肉串回來給你,快去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鄭號錫牽著閔玧其回到客廳
「鄭號錫,叫那個臭女人把那個文刪掉,我看到不開心」
「好,好,糖糖說什麼都好」
哪個女人能比的上我的玧其呢,不管發生什麼是,我都不會離開你的
END
----------白糖廢話時間-----------
關於那個女僕裝,我有點想開車了
只是白糖沒開過車,可能會很可怕
無照駕駛,你們懂的
說不定錫糖將成為我第一個開車的CP…
女僕糖萬歲!!

评论(2)

热度(32)